3年前,24歲的蔡淑偉大學畢業後就來到河北省廊坊市流動人口房屋租賃綜合管理辦公室工作,成了這裡最年輕的一員。朴實、真誠,做事從來不拖泥帶水,用蔡淑偉的話就是“仗著自己小,反正不懂就問,低頭就乾”,就這樣,蔡淑偉在工作上得到了同事和領導的肯定。
  流動人口工作涉及方方面面,廊坊市現有流動人口登記在冊的就有50多萬人。搞調研、下社區、寫材料、做宣傳,蔡淑偉工作之後,就沒閑著。京津冀一體化推進後,蔡淑偉有時候加班到凌晨4點才回去睡覺。“怎麼你一來,咱辦公室的事情就變多了啊。”同事們常常跟她開著玩笑說。
  工作上很踏實,這是蔡淑偉的同事所知道的,同事們從來不知道的是,蔡淑偉還有兩個素未謀面的“妹妹”。
  2009年,蔡淑偉還是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一名大二學生。在一次公益活動中,她認識了來自四川古藺縣還在上小學五年級的“妹妹”楊巧花。巧花的父親患有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乾不了重活兒,在當地乾保安工作,母親在廊坊做保潔員,月收入都不高,不僅要贍養70多歲的爺爺奶奶,還要供巧花和弟弟讀書,生活非常困難。為減輕巧花父母的壓力,蔡淑偉開始用節省下的生活費給巧花和她弟弟購買郵寄各種學習用品、衣物。
  2011年,蔡淑偉畢業了,有了自己的工資收入,儘管每個月發到手至今也就是一千多塊錢。當蔡淑偉把自己決定每個月給巧花300元的想法告訴父母時,同樣熱衷做善事的父母很高興,但也不免擔心,“你就那麼點收入,要不我們幫你?”蔡淑偉拒絕了父母的好意,她覺得,從自己的口袋掏出去更有意義,“沒錢就省著點唄”。
  3年來,蔡淑偉經常打電話關心巧花的學習生活,巧花的成績也在不停進步。蔡淑偉下定決心,只要巧花努力學習,她要一直資助到巧花大學畢業。
  蔡淑偉不愛逛街,不穿高跟鞋,從來都是“素顏”,她覺得,真實就好,錢可以花到更有意義的地方。
  2011年畢業後不久,在一次與朋友吃飯的過程中,蔡淑偉得知一個女孩需要幫助。她就是來自廊坊市安次區葛漁城的趙彩月,是蔡淑偉素未謀面的另一個“妹妹”。那一年,彩月高考,結果還算如意,考上了聊城大學,專業是韓語。父母很高興,彩月卻鐵了心不去念。母親生病,不能工作,父親是個農民工,收入就靠接點零活兒乾,家裡還有一個患了10多年腦血栓癱瘓在床的爺爺,弟弟還在讀高中。彩月決心不讀大學了,只想隨便找點工作替爸爸分擔一部分壓力。
  蔡淑偉與彩月聯繫上之後,那段時間里,蔡淑偉只要沒事就給彩月打電話,從現實的角度,從理想的角度,力勸彩月一定要去讀大學。為了幫助彩月完成學業,蔡淑偉雖然手頭不寬裕,但依然決定每月給彩月400元錢生活費。現在,彩月在學校里成績優異。得知彩月有機會申請去韓國留學,但生活費需要自理,蔡淑偉又一番力勸,“一定要儘力爭取,生活費我儘量給你想辦法”。
  “當姐姐就要負起責任來”,陽光下的蔡淑偉又咯咯地笑了,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很美。  (原標題:蔡淑偉的“兩個妹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35jovajt 的頭像
jo35jovajt

空手道

jo35jovaj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